郵箱登錄: CSSC郵箱 CSIC郵箱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中心成員動態 → 正文
記者手記:除卻巫山不是云,云南的云更動人
來源:中國船舶集團     日期:2022-09-29    字體:【大】【中】【小】

  還沒有離開這片土地時,便已經開始了想念。

  從北京大興、到昆明長水,2266公里的航程。我揮別了北緯39°的暑氣,去擁抱北緯25°的陽光,向南、向東又向西,穿行長長的隧道,翻過綿延的山頭,在云南度過了一路采寫的10天。

  此后,那些曾經在報道中或者材料中看過的一個個枯燥的數據變得具象起來,一條條干巴的匯報變得生動起來。6億資金匯成了當地群眾、企業、干部“中國船舶集團真的在我們這里做了很多事,我們非常感謝”的贊美;20年幫扶情誼融為“娘家人”的身份認同;40余名的掛職干部贏得了當地政府司機“中國船舶集團的干部都很務實”的評價。

  “張紹波的娘家人來了”

  8月15日15時40分,落地昆明即奔赴現場。昆船公司的張敏姐姐接機后便一起直達昆船智能裝備公司,各式各樣的AGV從這里走向工廠舉重若輕,機場行李智能裝備從這里奔向崗位迎來送往,智慧停車、智能方艙醫院在這里孵化誕生便民生活、守護一方……樸素的工廠里不斷為智能制造添磚加瓦,像這里的三線子弟一樣,素衣簞食而心懷理想。

  8月16日,早晨的鬧鐘叫醒了陷在旅途中的身體,在忽明忽暗的隧道中穿行,來到了瀾湄國界——勐臘縣。一下火車,還沒來得及打招呼,就聽到在打電話的邵騰向電話中的對方介紹,“張紹波的娘家人來了?!睆埥B波是中國船舶集團在勐臘的掛職干部,邵騰是對外經貿大學在勐臘的掛職干部。正因為邵騰一句不經意的介紹,讓我們知道,當地干群認可我們派出的干部,也連帶著認可我們這些素不相識的集團員工,帶給我們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正是我們在這里20年如一日的幫扶工作,全力支持掛職干部在當地開展工作,即使我們從未見面,卻在情感上賦予我們一種身份認同感,建立一種似親情、似友情的聯系。

  此后幾天輾轉各地,亦有許多一起采訪或者被采訪的地方同志并不認識我們,但是一聽到“中國船舶集團”6個字,言語之間溢出的盡是熱情和感謝。當地群眾表示,中國船舶集團的幫扶讓我們生活越來越好;當地企業表示,中國船舶集團的產業資金和消費幫扶,不僅扶植我們產業做大做強,為貧困戶和當地檔卡戶帶來實實在在的效益,還為我們帶來了廣闊的消費市場;當地干部表示,張紹波副縣長確實帶領我們做了很多富農富縣的實事。

  2天的行程轉瞬即逝,說不完20年的事業,道不完20年的情誼,注定掛一漏萬。當然還要再來,再來看看勐臘縣第一中學第一屆中國船舶“春蕾班”結出的碩果,來看看深受好評的“筑夢深藍”研學項目又在誰的心中種下深藍的種子,來看看陳哥和智慧膠園的做大做強,來看看尚勇村第一書記馬哥規劃的養豬場,來看看李部長口中的茶山,來看看騰哥口中的美景,來看看攜手在鄉村振興路上奮斗的人們。

  “中國船舶的干部都很務實”

  8月18日辭別勐臘,輾轉來到丘北縣。在丘北的第二天,恰逢丘北縣政府司機楊師傅退休之日。車上閑聊得知,楊師傅已經在政府辦從事司機工作28年,前前后后經歷了9屆領導班子??梢哉f,中國船舶集團的掛職干部,都坐過他的車。談及對中國船舶集團10年來派到丘北的掛職干部的看法,楊師傅表示:“中國船舶集團的干部都很務實,都可以!”

  這個評價,也和勐臘縣掛職副縣長張紹波談及的對“掛職干部”四個字的認識不謀而合。張紹波表示:“我們是來為當地人民做些事的,不是來當官的”“要把掛職當任職干,全心全意投入工作”。無獨有偶,丘北縣掛職副縣長洪術華表示:“掛職干部首先要將自己擺進來,只有融入進來,把自己當作局內人,才能把在丘北的工作做得越來越好”。

  40余名掛職干部,每人展開說說都是一本書。他們秉持著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為鄉村蝶變貢獻青春和力量;他們堅守著軍工人的使命擔當,迎難而上、流血流汗。

  就這次采訪中接觸的2位掛職副縣長而言,來自物資公司的張紹波被同事戲稱“一個星期工作8天”,在強邊固防物防設施建設工程中堅守邊境線3個月,因為山高路險危險叢生,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生命危險。此外,他還發揮優勢特長幫助地方發展,完成了一次大改革(勐臘縣農墾政企分離改革)、完成了一次大招商(引入中林、中福,投資橡膠木菌草綜合開發項目,預計投資規模超16億元,為勐臘有史以來投資最大工業項目)、組建了一個集團(組建完成勐臘縣農墾集團)。
  
  來自七〇四所的洪術華,研究員出身,做起經濟和農旅來也毫不含糊。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幫扶的工作進入后半場戰斗,洪術華從近年的工作中不斷總結經驗、創新方式。一年多來,他始終懷著“在崗一分鐘、奉獻六十秒”的為民情懷,多方協調資源,重點打造了一個辣椒精深加工品牌,引進注冊成立一家文旅合資公司,建成一所“雙擁示范學?!薄梢郧暗膸推髽I、帶產業,到現在的幫產業、帶企業。在丘北他翻過一次車,遇到2次斷路,摔斷過3顆牙,卻依然在鄉村振興的這條道路上樂呵呵“闖關打怪”。

  受疫情影響,原定的鶴慶之行被打斷。啟程之前還在念叨,吃了這么多年的鶴慶雞都是沒毛的,這次要見到滿地跑的雞仔了。終究此行未能如愿。來自江南造船的杜海榮副縣長對此也深表遺憾,表示下次一定要去鶴慶看看。怎么能不去呢,這是中國船舶“春蕾班”夢開始的地方,是終結“六合之水天上來”歷史的地方。

  闊別此行,七彩云南便在心中烙下真真切切的色彩。紅色,是沁人心脾的玫瑰、是火辣熱情的辣椒;橙色,是飽滿多汁的柑橘、是枝頭懸掛的柚子;黃色,是漫山遍野的萬壽菊、是嬉戲山林的雛雞;綠色,是見證歷史的古老茶山、是守護平安的邊境衛士;青色,是百香果成熟前的嬌羞、是野生菌無聲倔強的警告;藍色,是江流蜿蜒溯倒映的晴空、是書聲瑯瑯點亮的船舶標識;紫色,是甸南刺繡的細密針腳、是春風撩撥的姑娘裙擺。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蔽咨降脑坡劽谶?,然而,在我看來,“云南的云”更加美麗動人。如果有時間,請一定去云南看一看。不為別的,去看看祖國的大好河山,去看看絢爛的民族文化,去看看多樣的生物資源。在彩云之南,斟一壺好茶,敬邊境的人民;采一朵鮮花,送身邊的愛人。

| 記   者:高紅梅
| 責   編:高紅梅
| 校   對:方   浩
| 審   核:項   麗/甘豐錄